新聞稿

以十大「尷尬」剖析香港問題 呂大樂思沙龍開講 座無虛席

新聞稿

以十大「尷尬」剖析香港問題 呂大樂思沙龍開講 座無虛席

新聞稿

以十大「尷尬」剖析香港問題 呂大樂思沙龍開講 座無虛席

 

 

以十大「尷尬」剖析香港問題
呂大樂思沙龍開講 座無虛席

是什麼題目會讓三位前行政院長不約而同都到場聆聽?答案是香港。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八月十三日的思沙龍「尷尬的香港,準備中」,邀請香港教育大學副校長呂大樂擔任講者,香港大學政治及公共政系教授劉康慧擔任主持人。現場湧入數百位觀眾,座無虛席。除了踴躍的民眾外,來了近六十位的貴賓,包括三位前行政院長唐飛、陳沖、江宜樺,以及廣達集團總裁林百里、司法院大法官蘇永欽、聯合晚報發行人黃年、經濟日報前社長楊仁烽等各界學者專家,說明台灣對香港政治走向的高度重視。當日亦首度試播紀錄香港「六七暴動」的影片「消失的檔案」,導演羅恩惠也特別到場與觀眾面對面。
紀錄片導演羅恩惠與觀眾分享,歷時八個月的1967香港暴動造成51人死亡,800多人受傷,5000多人被捕。此事件被喻為香港歷史的分水嶺,不過,現在市民要追查這些檔案會很失望,如今政府檔案處、歷史檔案館的影像紀錄「只剩21秒」。
呂大樂指出「一國兩制」的內在問題和矛盾。30年前開始談基本法時,香港只有一個簡單的念頭:「我要保留現狀,你不要動我。」因此基本法只有最簡單的「五十年不變」的架構,是一個冷戰時期「冷凍」的思維。思維的前提是,香港是進步的(資本主義),中共是落後的(社會主義),所以只要彼此保證不要過界即可。
此種思維完全沒有預想到後來,中國大國崛起,比資本主義還資本主義,比市場還市場,它還可以用市場的力量進入你的市場。而最大的「尷尬」是:基本法不改,它完全無法應付新局面。要改,以現在的局面,只能換得一個更壞的基本法。
這種靜態的、防衛性的並以區隔作為維護兩制的方式,無法幫助香港更積極的面對未來,同時隨著宏觀經濟環境的變化,舊有的框架已不能應付新的狀況。現在,積存的問題和矛盾陸續浮現,並轉化為各種衝突。「一國兩制」的主要矛盾不再是資本主義Vs社會主義,而是中央與特別行政區的關係。
在沙龍期間,資深評論人林保華提到,他認為香港問題是出在談判上,即回歸後的香港主權究竟在誰手裡?而他也建議未來中國可採取聯邦制。呂大樂則以現下港人尚未了解自己所需和找到如何達成目的的方法前,任何制度都只是紙上談兵。他更認為,香港之所以有許多未成熟的體系,也是因為港英政府時期僅想在殖民地賺取利益,未以「治理」角度管理香港而造成。
而被問到香港還有多少時間?他則認為現在許多問題是因為以前沒有被提出,也因此,他鼓勵年輕人要更積極面對,不能迴避問題,藉由互相學習、增進彼此了解的機會以製造正向循環。

 

 

 

活動
報名
小額
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