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雜誌

賀衛方:權力與民粹 夾殺中國言論空間

天下雜誌

賀衛方:權力與民粹 夾殺中國言論空間

天下雜誌

賀衛方:權力與民粹 夾殺中國言論空間

 

 

賀衛方:權力與民粹 夾殺中國言論空間


文。余佩樺 

接受《天下雜誌》專訪的傍晚,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面帶笑容,身穿深藍色Polo衫、腳踏運動鞋,走入龍應台文化基金會辦公室。這天下午,他去參觀了士林官邸,前幾天則到訪景美人權文化園區,也看了中正紀念堂。

 「這些對台灣是歷史,但對我們(中國)是現實,」賀衛方這樣形容收藏台灣白色恐怖史料的景美人權文化園區。 這天也是賀衛方的微博因「不明原因」而無法更新的第十一日,他的微博頁面凝結在七月初,對長江水患及官方慈善機構公信力不佳,而發出的一則感慨。「這樣我在台灣正好樂得輕鬆一段時間,」賀衛方打趣說。

 賀衛方在微博有超過一八七萬名粉絲追蹤,被形容為中國最著名的「公共知識份子」(簡稱「公知」)之一。他從一九九八年開始,致力在媒體、講座等公共輿論場域,傳播民主法治概念,倡導司法改革。一一年,賀衛方以在中國「推動民主辯論的勇敢」,獲美國《外交政策》雜誌選為「全球百大思想家」之一。

 近兩年,許多知識份子、微博「大V」(微博粉絲超過五十萬人的重要人物),因中國政府收緊言論管控、「公知」一詞被污名化等因素而轉趨低調,賀衛方卻仍持續在網路、媒體發表觀點,但他也感受到大環境中,言論自由的空間正逐漸縮小。

 「你的名字不能出現在報上」

 賀衛方以他為一家中國南方自由派報章寫專欄,編輯卻不斷感受到從宣傳部門來的壓力為例說明。起先,編輯商請他不要再寫法律文章,可以改寫書評,後來變成只能寫遊記,甚至只剩「看圖說話」的小欄目。編輯最後無奈地告訴他,「你的名字不能出現在報紙上了。」

 去年,賀衛方想在一本北京重要的思想文化批評雜誌發表學術文章,考究亞當斯密著作的翻譯,但雜誌編輯向上級爭取了數月,最後仍因作者太「敏感」而作罷,他只好拜託朋友改發在安徽的《學術界》雜誌。 在賀衛方來台的前幾天,導演戴立忍被中國網民標籤為「台獨份子」後,發表三千字道歉長文引發熱議。接著又發生中共黨內改革派陣地《炎黃春秋》雜誌社長發出停刊聲明,抗議其主管單位(中國文化部下屬中國藝術研究院)強勢改組雜誌社管理層。說到此事,賀衛方嘆了一口氣。

 當《天下》記者問賀衛方,能發聲、敢發聲的同行似乎愈來愈少,是否覺得這是個寂寞的時代,他沉吟半晌後說,「是,不過或許最悶的時候,就要有雷有雨了,這是這兩天台北的天氣給我的印象。」

 《天下》就中國言論自由現況及脈絡,專訪這位中國當代重要法律學者,以下是訪談內容的重點摘要:

 近日的戴立忍道歉、《炎黃春秋》停刊這些事件,可以看作是中國官方持續性政策的結果。

 從整體來看,目前中國共產黨最高領導人的意識形態趨向愈來愈保守,甚至比鄧小平路線更加倒退,政治制度、體制改革基本上是完全被擱置的話題。這個趨勢正不斷加緊,相應地,中國官方對於香港、台灣等外圍地區的政策亦轉趨強硬。

 中國官方喊出「深化改革」,但這只停留在經濟領域,政治上沒有這樣的說法。以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中國傳媒研究計劃主任錢鋼的「語象」研究為例,進入習近平時代以後,錢鋼發現,在中國黨媒《人民日報》中,意涵偏向改革、自由派的關鍵詞出現的頻率,基本上愈來愈少,反而保守的詞彙用得愈來愈多。

 權力失衡 民粹主導網路輿論 

從中國歷史來看,強硬派常得以站在道德制高點,發出對抗訊息獲得民眾歡呼。我認為,其中的系統性因素是,我們沒有很理性的對話傳統,公共生活中沒有演說和辯論的空間。

 儒家向來認為邏輯容易掩蓋是非,詭辯會壓制真正偉大的道德追求,這樣的思想使傳統政治無法形成權力制衡的關係,皇帝過分集權,不只反映在世俗化的權力,還包括影響道德、宗教、思想的權力,都集於一身。

 在這種專制傳統中不能討論最高權力,最後,士大夫在多數問題上,都選擇對最高權力、民粹的雙面迎合。 放在網路時代,近日中國網民熱議的南海話題中,只要有人質疑傳統疆界、九段線,就被罵賣國賊,其中理性討論、彼此妥協的空間都很有限。

 十多年前,中國部落格、網路媒體剛開始興起時,確實讓許多人感受到希望,希望能為自己發聲,傳遞真相。不過,胡錦濤執政後期開始對更多特定言論進行封殺,《○八憲章》是個重要起點,不只讓劉曉波被判刑,更多的言論限制也變得常態化。

 習近平上台後,控制言論的信號更加明確,出現「七不講」(要求大學教師不能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社會、公民權利、黨的歷史錯誤、權貴資產階級和司法獨立),強調毛澤東思想,甚至不再能公開對建政前三十年的運動做檢討。

 去年「國家安全法」生效後, 逾三百名維權律師和家屬陸續被抓捕,後來多人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罪。這對當今的律師影響很大,除了恐懼,還損害中國法律界和國外專業團體的交流,因為這些國外團體常被當局認定為「敵對勢力」。

 習近平剛上台時,各界都在觀望他是怎樣的人,但現在已很清楚。這樣加緊言論自由管控的趨勢,短期內看來很難改變,除非某種更大的力量、不可預期的因素出現,比如經濟、外交出現重大危機,或黨內反對力量能聯合,採取強而有力的措施。

原文連結:http://www.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7684

 

 

 

活動
報名
小額
贊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