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

「思沙龍」東南亞半世紀的探索

新聞稿

「思沙龍」東南亞半世紀的探索

新聞稿

「思沙龍」東南亞半世紀的探索

 

 

「宗教」、「地域」、「種族」增加國族認同的複雜度
南向與西進衝突可互相調和 

龍應台文化基金會在6月5日舉辦「百年烏托邦實驗大反思」的壓軸場,由深耕東南亞的正修科技大學企業學系戴萬平副教授分享,在二戰後東南亞民族自決情緒高漲、老殖民勢力的試圖回頭,加上共產黨以不同程度崛起的情形下,東南亞如何走出自己的未來?並由風傳媒總編輯吳典蓉主持。
戴萬平開場即提到,東南亞是具高度複雜性的地方。他舉例在國族認同方面,不同於歐洲、美洲主要是以共同血緣;文化而組成了各個國家,東南亞多數國家則是依據反殖民的「想像」而建構的共同體。在反殖民尚未達成前,不同族群、宗教與地域的住民尚可齊心向外,但當共同目標完成後,彼此缺乏共通點後,碰撞因而產生。而當地華人或因曾屬殖民者、當地人的中介者,或因避難而來對寄居地沒有深刻情感無法融入當地,因此更容易凸顯族群差異;此外,時任中國總理的周恩來於參加為共同抵制美、蘇殖民主義的《萬隆會議》時,說出「東南亞有這麼多華僑,我們有能力通過華僑們輸出共產主義,使東南亞一夜變色」,同時間印尼有政變發生,則迫使印尼的反共勢力為守衛國家,進而引發超過百萬人傷亡的九三零事件;華人,也因此被貼上共黨標籤。終其蘇哈托統治印尼30餘年間,華人被令不准講華語、不准開辦華人學校、不准使用華文姓名、不能進入政府體制,此後更有數次的排華事件產生。
該場活動參加者以大學生為主,且提問踴躍。有問為何九三零事件前明明是民主制度的印尼,竟以獨裁統治作為事件的終結?戴萬平回答,當經歷過數年紛擾,百姓肯定嚮往平靜,而諷刺的是,獨裁正是保證穩定的手段。作家龍應台則問,南向與西進是否衝突,又應如何選擇?戴則回應,因為東協加一的關係,已有許多台商運用台灣技術在東南亞生產、加工商品,並賣往中國,因此他認為兩者並不互斥,反而是互相調和。

 

 

 

活動
報名
小額
贊助